2009年3月29日星期日

官员不坏,政府不爱



 
 

SSB 通过 Google 阅读器发送给您的内容:

 
 

于 09-3-28 通过 冉云飞独立博客 作者:冉云飞

林嘉祥因猥亵女童,并口出狂言骂民众为"屁民"后,竟然有刘功臣(刘功臣应该改名为林功臣,因为他是林这种官员的"功臣"嘛)这样的官员出来为其辩护,说像林是个好官员,是网络害了他,叫嚣要让政府继续钳制言论自由,整肃网络。林拿了纳税人不少钱,即便真做有好事也是他应该做的,做了这么有标志性的坏事件,居然还有政府官员出来为其喊冤,各级政府部门真是偏爱林这样的"好官员"啊。 问题官员已成政府抢手的馍馍,他们就像劣质酒一样,搁过一两年便被另一番包装打扮成如今抢手的"年份酒"一样,每位掌管这些官员命脉的人,喝上去都醇绵可口;只有老百姓喝了,才知道这些抢手的"官员年份酒",是十足的劣质酒精勾兑,喝了上头打脑壳,喝了恶心呕吐,甚至有生命之虞。瓮安事件中的主角县委书记,现已成功出任黔南州财政局副局长;黑砖窑事件的主角之一洪洞县的副县长又出任了县长助理(关于黑砖窑事件中被处理的官员,先后复出的已有几位);至于到京城逮记者的最牛县委书记张志国(我曾写过一篇《张志国权倾胡锦涛?》)出任铁岭轻轨副指挥长,就更是满世界都知道中国政府爱惜自己恶官员的典型例证了。 由于不是民选,官员升迁,都是政府官员通过各级组织部搞垄断。垄断必然导致卖官鬻爵,"跑部前进"。官位的价格随着寻租空间的大小、肥瘦程度的区别等,各有不同,已是公开的秘密。每个官员升到某一位置都所费不赀,必然形成贪渎的连环,正是因为官员利用权力寻租形成了"互相贪渎"的利益链,所以官官相护是如今官员生存生态的必然格局。之所以每一位恶名昭著的贪官、坏官,之所以隔一阵就可以出来臭人,那是因为他的投资受益者——亦即他的保护伞比较硬,还在权倾一时的位置上——还有替这个投资者谋求更多利益的空间与能力,所以这些恶名昭著的官员就会隔一阵冠冕堂皇地出来臭街。也就是说,像这些坏官员恶官员之所以能得逞,是因为他上面有人是因为有直接庇护者罩着,这是比公开的坏官员恶官员更有权力的人,就像民间说的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一样,受人之贿,与人升官。至于这受贿巨额资金,是否是纳税人的血汗,他们就不管了。 绵阳市委书记谭力的民间官声之差,在四川已是公开的秘密。地震救灾过程中,他许多处置的不当(地震后北川第一时间救人的稽延,堰塞湖时期安置民众之不当,所辖地区发生像宝林镇这样贪污救灾款的事等),擅长做面子活儿,在当地中民众中造成非常不良的影响,用怨声载道来形容都不过份。从他那张陪胡锦涛、温家宝视察救灾工作的唯上是瞻的笑容里,就不难出他的胁肩谄媚之一般,民间绰号"谭笑笑"是对他这种举动的最好注释。对谭力在地震后的一系列行为批评最多的,就是许多网站。而网站批评比较多则是凯迪、天涯社区,最具讽刺意味的是,据传他将出任海南省委宣传部部长,让我们来看看曾经批评过他的网站,在他的领导下的新作为吧。或许官方对官员的调动可能有一种最新动向,你受那一个地区媒体批评的最多,就派你去那个地区出任监管媒体的官员,使得那些擅长批评的媒体从此不发声。当然这种趋势,只是一种推断,如果真如这种推断的事实的话,那么胡锦涛、温家宝受西方媒体批评最多,他们应该去出任英美国家的总统、首相才是,以便把那些成天不听话的媒体,按共产党的意愿管制起来。 不好的爱好,也会上瘾的,这当然不是如今政府的创制。嗜痂成癖,美味无双;坠溷而居,甘之如饴,这些"前辈"的榜样力量,已使这个政府成瘾甚深,乐于去做海上逐臭夫。官声越差,官员越坏,越容易得到提拔,一方面他们会使钱会爬结,另一方面他们会在非常时期使用独裁政府喜欢的霹雳手段,哪怕因压倒一切而把稳定本身也给压倒了,也在所不惜。看来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市井民言,被政府习得了精髓,官员升迁准则里一定写着几个大字:官员不坏,政府不爱。 2009年3月29日9:18分于成都 © 日拱一卒,不期速成。非商业性转载,请全文转载并署作者名。商业性使用,请联系作者。

 
 

可从此处完成的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