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3日星期日

【转贴公社】 北京五环入口密度低 百万沿线居民难上路

11月15日起,外埠过境大货车全天禁驶五环路。近一个月过去,这条城市快速环路畅通了不少。交通顺畅了,但是挨着五环路住的雍家村居民张远山没有丝毫喜悦。早上开着车出门,看着几乎从头顶跨过去的五环路环铁桥,张远山只能望"路"兴叹。他需要绕道东坝中路,多走五六公里才能在七棵树桥上五环路。

  "感觉五环路是'体外循环',对好多五环边的村镇来说,能看不好用。"老张感慨。


  ●"守着五环难致富"


  雍家村隶属朝阳区将台乡,离酒仙桥科技园区只有两三公里,距离五环直线距离不超过100米。


  从机场辅路一直往东,进入村子可以发现这里并没有沾上科技园区的一点光,最宽四五米的道路,没有什么商业或者物流,仍然是地道的城乡结合部面貌。几位村民无奈地说,"守着五环上不了五环路,没有大企业进来,经济主要还是靠进城做工。"


  五环路取消收费成为城市道路后,村民们希望它能让村子成为一个物流、仓储基地,为酒仙桥的手机、机电业的大企业服务,"那大家就都是工人了"。6年了,他们还是没有沾上五环路的光。


  像雍家村这样的城乡结合部在五环沿线比比皆是。例如西北五环里侧的前、后八家村,IT耗材与废旧品回收、处理一条龙产业化,年产值早已经逾亿元。受困于无法直通五环,产业发展被卡在瓶颈处。在南边的大兴和丰台,对很多居民来说,五环路"只是家门口经过的一条高速路,用不着"。


  ●百万居民难上五环


  每次走到五环路的大黄庄桥,吕峰都会忍不住拍一把方向盘:"我的五环啊!"


  吕峰看一眼跟前的五环路,然后继续硬着头皮前行,走完从东五环大黄庄桥到东慈云寺桥的拥堵路段,大约需要花费半个小时。每天从三间房到望京广顺北大街的单位上班,他得耗费一个多小时。


  "如果五环路的大黄庄桥能和朝阳路联通,我就可以直接走五环,到广顺桥兜一下往南走,总共约半个小时就能到单位了,每天在路上来回能省一个小时。"看着五环路在限行外埠货车后路况越来越好,小吕希望能尽早实现在家门口上五环。


  不止大黄庄桥没有和其他城市道路联通,其南北的远通桥、白家楼桥也都没有和普通道路联通。"白家楼桥没有和朝阳北路相连。我要至少往北走3公里多,才能在平房桥上五环――问题是往北走还没有路。"吕峰说,"南边的远通桥只和京通快速主路相连,走辅路的话根本上不了五环路。"


  从四环往东的朝阳路、朝阳北路,一直延伸至通州,沿路的居民人数至少在百万以上,道路交通压力日益加大。不少人都对五环路有迫切的交通需求。"如果能从五环分流一部分车流,五环至四环、三环的交通压力都会减少很多。"吕峰说。

  ●出入口密度仅为四环一半


  2003年11月开通的五环路,全长98.58公里。出入口编号显示,五环路的1号入口在与京承高速交叉的来广营桥,末一个出入口位于顾家桥,编号为47号。


  与五环相比,靠近市区三四公里的四环路全程65.3公里,出入口最后一个编号为53号。48公里长的三环路,出入口编号也达47号。按照密度计算,五环路的出入口仅为四环路、三环路的一半。


  沿着五环路开车还可以发现,五环路的出入口包括了与京承、机场高速等十余条高速路的联通口。这些联通口往往只和高速路主路相连,却无法由辅路进入五环路。例如,虽然五环路和首都机场高速联通,但是却不能从机场高速辅路、京密路转入五环路。这造成了五环路作为城市道路的通行功能部分缺失,成为路网中不完全联网的一条道路。


  早在2005年,市政协委员便提出了"关于尽快完善五环路的出入口设置"的建议。交管局高级工程师翟忠民分析说,五环路沿线大部分路段都没有辅路,进入五环路的车辆不得不绕行很远才能抵达进口,所以在五环路进出口的连接线上很容易发生拥堵。


  有关部门当时表示,将增建部分出入口,其中包括近期实施北苑会议中心顾家庄桥、朝阳北路等。但目前,朝阳北路仍未设置出入口。


  ●促城乡统筹期待"五环经济带"


  "五环路最初是按照收费高速路修建的,其最初设想已经与实际发展不相适应。"北京交通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欧国立说。随着本市的开发建设,城乡分界线越来越模糊,五环路沿线原来的近郊区已经城市化,且城市在不断向外扩展。提高五环"效用"的解决之道,在于实施新的规划,使五环路沿线形成新的产业布局,带动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发展。


  "从定位上来说,五环路未来应该是一条重要的城市主干道。"欧国立表示,"出入口需要重新进行系统的、长远的规划设计,从沿线发展需求出发进行重新布局,充分连接支线道路等其他道路。"


  本报记者 童曙泉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