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6日星期三

【转贴公社】 探访低收入群体生存现状:水果都买别人挑剩下的

隆冬时节,哈尔滨市南岗区奋斗街道办事处分部社区的残协委员王凯穿梭在社区173户残疾人家庭之间,查室温、问难事、解烦忧。"他们中有38户低保户,是我服务的重点。"

  王凯38岁,2004年下岗,腿有残疾,至今独身,与退休父母住在一起。2006年,通过市残联的培训、考试、面试,他从"五选一"的竞争中胜出,获得社区残协委员这一公益性岗位。扣除养老、医保"两险",当时月工资有420多元。去年7月涨工资,目前每月工资529元。

  家庭生活是拮据的。父母退休金共1600元,父亲月初领工资后第一件事是交水、电、煤气和电话费,再买米、面、油,这样就出账700多元。母亲有糖尿病,每天得打胰岛素,父亲有高血压、冠心病,老两口吃药每月又得支出近600元。再算上其他一些零星开支,收入所剩无几,"水果都是买别人挑剩下的。"

  为补贴家用,王凯每月只留200元零花,剩下的全交了生活费。他无奈地憨笑,说自己是"月光族",没有哪个姑娘会看上。"如果找个残疾人,两人收入都低,以后养活孩子也是问题",王凯说不清自己到底是想成家,还是怕成家。

  收入低,活可不少。今年,换发第二代残疾人证、给重症残疾人办免费医保、中秋节发爱心购物卡……桩桩件件可忙坏了这位社区的唯一残协委员。有时,看着一些残疾低保户"每月不干啥,还能拿300元低保金",一些服务对象比自己生活还宽裕,他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我这活儿,收入该在1000至
1500元之间才合适。"

  奋斗街道办副主任赵晓春介绍,尽管近年国家对民生投入空前加大,但受地方财力所限,大幅提高社工工资仍不现实。该办事处今年综合社会类工作业绩在全省排名第一,社工们是靠着觉悟和感情在干,"他们为社会所做的贡献与所得的收入不成正比。"

  呼和浩特环卫工人康占元――

  "我们以后老了、病了该怎么办?"

  12月13日下午6点半,夜幕降临的呼和浩特市寒气逼人。康占元最后清扫完负责的路段后,推着装运垃圾的小车下班回到住所。这是一个居民小区门房,在此负责打扫小区卫生和看门的老伴康翠莲,已做好饭等他回家。

  这一天康占元老两口的晚饭又是馒头和土豆炖白菜。"冬天菜价太高,舍不得买,这点土豆、白菜是我们的冬储菜,够吃一个冬天了。"老两口搬到呼市的4年间,只下过两次饭馆,也都是亲戚过来请客。

  康占元和康翠莲2006年跟着4个儿女从老家内蒙古乌兰察布市来到呼市。因为儿女们都在工地打工为生,没能力赡养老人,老两口便在呼市一个居民小区找到一份看门的工作,住在门房,每月收入400元。半年后小区居委会给康占元找了这份环卫工人的工作。

  当上环卫工人后,老康每隔一天就需凌晨4点出门赶上午班,中午12点半结束。如果是下午班就从12点半工作到下午6点半,节假日从没休假。他负责的清洁路段有近3公里,每一次都会推着小车走上七八趟。

  "我现在一个月工资880元,还有一份意外伤害保险,每年夏天还发5袋冰糖、2罐茶叶,冬天发3付手套、5条肥皂……"康占元说,加上老伴工资,他家每月收入1280元。

  因为生活艰辛,老康倍加珍惜这份环卫工作。"我们的工资这些年也在涨,去年4月就涨了200元钱。"老康说,他希望工资再涨上几百块钱,每月达到1200元钱他就满足。"毕竟我们干的工作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也不期望太高待遇。"

  已近60岁的老康夫妇正为今后的养老问题担忧,"年龄越大,这种体力活就越难干了。我们以后老了、病了,该怎么办?"前两天,从老家来的人告诉老康,国家给农民办理新型农村养老保险,自己交一部分钱,国家补贴一部分。虽然对此很心动,但还是半信半疑的他,打算证实清楚后,再带老伴回乡办理。

  广州某医院合同工王利明――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买得起房"

  1斤米要1元多,1斤肉10多元,1斤青菜两三元,租个1房1厅也要上千元,生活在广州,像王利明这样月工资千把元的人,日子过得真是紧。

  40多岁的王利明在广州某医院当护士,由于不是正式职工,尽管工龄不短,工资一直就只有1000元。王利明说,现在年轻人找工作也很难,自己这个年纪还能保住这份工作已不容易,没法向领导提出涨工资。想增加收入,只能自己琢磨。她说:"有人想请我去做月嫂,3800元一个月。但又不是每月都能找到客户,很犹豫。"何况出来单干,还要自己买社保,没什么保障。

  王利明的丈夫早年在广州一家国营厂,前些年下岗后拿了2万多元"买断工龄",当时觉得还不少,现在才发现,养老、医疗、住房,处处要自己花钱,不得已找了一家物业公司做保安,每月只有1300元工资。孩子十几岁了,夫妻俩每月总收入还不到3000元,住的厂里30多平方米宿舍又旧又小,想攒钱买房子,正省吃俭用绞尽脑汁。

  她希望能攒下钱,买到广州的经济适用房,"但最便宜也要4000多元1平方米啊!"她说,加上经适房都建在城乡结合带,即便买得起了,交通和生活成本会更高。王利明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买得起房,她和丈夫存下的钱还不够交首付。

  王利明的同事陈燕是医院的正式工,每月工资1500元左右,扣除养老和医疗保险、住房公积金后,到手的也只有1000多元。陈燕丈夫是广州市一名小学老师,工资单上有4500元左右,看起来不算低,但扣除税和公积金、养老险等,到手的3000多元。尽管家庭收入比王利明高一些,但"每个月也很紧张,一项预想不到的开支就会导致入不敷出。"她说,每月房贷2000多元,一家人生活费1000多元,孩子幼儿园入园费800元,水电、物业费几百元,还有每天的交通费……

  陈燕很担心,父母年事已高,万一有个病痛,家中怎么支付?她觉得,如果保留现在这份稳定的工作,涨工资机会寥寥无几,每升一次级,工资也只能增加百元左右。想增收入,真正缓解经济上的窘境,陈燕却想不出别的办法。(记者
曹红涛 贺勇 邓圩)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