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9日星期三

【转贴公社】 土方车司机透露辛酸现状 每天工作14小时称只是工具

上午7点,刚刚收工的土方车司机陈师傅和他表弟,在崮山路一家小店内吃着早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陈师傅表示,他是土方车队伍里的"个体户",入行仅一年多时间,但没日没夜地加班,没有双休日、没有保险、没有合同,缺乏保障的现状让他开始萌生退意。

  说收入:每天干14小时,月薪2500元

  陈师傅来自江苏,前年村里的朋友向他介绍,称最近两年上海工程量大,到上海搞一辆土方车挂在别人公司名下,不用两年就可以把车钱赚回来。于是陈师傅将所有积蓄换成一辆土方车,随后开始没日没夜地拉土生活。真正进入这个行业后他才知道,活是永远跑不完,但钱却并没想像中那么容易赚。

  "我们这个圈子里也有自身的信息渠道,包工头有活时会相互间说一声,想去的就去。"陈师傅说,能直接联系到司机的包工头基本上已是第三、第四层的转包,所以开出的工钱出入很大。"个体户"

  一般按立方跟包工头结账,但想把油钱和挂靠公司的费用赚回来,一天至少要在超载的情况下跑十个小时。

  陈师傅现在平均每天工作14个小时,每月净收入在2500元左右。没有双休日、没有保险、没有合同,遇到检查时全部由包工头出面搞定。

  陈师傅还表示,包工头与工地方面是按立方量结算,如果司机是按趟数结账,那车子装多少就是包工头说了算,司机根本无权决定能否超载。"如果能按规定运输,收入合理,谁愿意拿自己的生命冒险?"

  说任务:包工头直接规定每天数量

  "我们仅是开车的'工具',该怎么开,该怎么拉,都是包工头跟工地说了算。"陈师傅介绍,他曾接过一次活:晚上10点开工,包工头规定到次日早晨6点前每车须跑5趟,但卸土点离工地近30公里。"如不加快车速,在上海这个地方根本无法完成任务。"

  每次听到同行说起某某出车祸了,陈师傅都会认真听但从不插话。在一年多的时间里,陈师傅也曾出过小意外,所幸没有伤到人。"听多了也就习惯了,只有提醒自己小心再小心,有时睡觉都会突然惊醒,可能是压力太大了。加上身边连个朋友也没有,有时想找个人说说心里话也不行。也许过了年我就真的不干了,这样的开法谁都无法保证不出事。"

  在陈师傅眼里,像他们一样的"个体户"千万不能出事,如果伤到人或撞死人,很难拿出钱赔偿。对于"包工头需承担相关的责任"的提法,陈师傅说:"如果出了事,跑得最快的就是包工头,事后你绝对联系不到他。"

  采访临近结束,陈师傅说,快到年关了,大家都想多赚一点准备回家过年,所以跑得很"狂"。但他也表示,土方车队伍目前缺少的是整合管理,并且很多规定没有人来执行。

  [记者手记]

  切断土方车背后的不合理利益链

  连日来,我一直在深挖土方车、搅拌车等大型工程车辆背后的利益链条。在很多人眼里,这些司机的野蛮驾驶是造成众多惨剧事故的"元凶",但事实上,他们只是整个利益链中最可怜、最没有话语权的一环。

  采访过程中,我看到,为了一车15元的薪酬,有司机拖家带口一起上阵;我也看到过,有司机为解决一日三餐不得不向老乡借钱……

  然而,从他们为了生计的"疯狂奔跑"中真正受益的是车队老板。这已经是圈内公开的秘密,通常一个车队包工头从施工方拿到的土方价格是
25-30元/立方米,一辆10吨的土方车能装约4立方米的渣土,但一般要多装一倍的量。按照每立方米25元计算,在不超载的情况下,扣除支付给司机每趟
30元左右的工钱,车队老板每车最少能赚70元的差价。说实话,这并不是很高的利润,于是车老板将趋利的方式,转移为让司机多装渣土、多跑快跑。在生计压力下,对一些明知危险的做法,部分司机也只能妥协,司机平均每天工作14个小时也就司空见惯。

  采访中,我还注意到,部分汽车改装厂为迎合这种不正当的市场需求,对车辆非法改装,违规甚至违法提高车辆运载能力,牟取暴利。为争夺市场,一些整车制造厂也干起"大吨小标"的营生,从而使超载向规模化、产业化发展。不合理的经济秩序让守法的司机、规范的企业吃亏。

  与我一起暗访土方车背后利益链的市人大代表裴蓁说得不无道理:"我们不能把目光只集中于眼前的交通事故上……整治土方车要对整个行业彻查,要斩断其背后的不合理利益链。"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