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8日星期五

【转贴公社】 阳光私募鑫鹏1期巨亏六成 投资者状告华润信托

仿佛堂吉诃德挑战风车。杨姓等三位来自四川的投资者选择站在净资产高达68.52亿元的华润信托对面,向法院提供了上百页证据后,他们试图让华润信托这家庞大的金融机构低头认错。

  2009年12月4日,一场充满了火药味的诉讼在深圳市福田区法院如期开庭,四川的三位投资者均以100万元的现金认购了华润信托旗下的深国投・鑫鹏1期,但目前净值仅剩下38.39万元,投资者们认为华润信托"在签订资金信托合同时有严重的欺诈行为,且在管理信托财产过程中有严重过错",因而请求法院撤销信托合同进而让华润信托返还本金及利息,当然,华润信托对于上述指责坚决予以否认。

  尽管深圳市福田区法院并未当庭宣判,但事件的真相最终会随着审判结果公开其本来面目。

  "踏空"反弹行情

  "这是我人生当中最失败的一笔投资!"杨姓投资者提及深国投・鑫鹏1期时如是表示。

  杨姓投资者于2007年2月从银行系统辞职,开始了自己的投资生涯,当2007年12月上旬大盘在5000点上的高位徘徊时,感觉"自己无法准确把握后市行情",便斥资100万元认购了华润信托旗下阳光私募――深国投・鑫鹏1期。

  华润信托早前曾名为深国投,有着"中国私募教父"之称的赵丹阳便是在这里发行了国内第一只开放式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赤子之心(中国)集合资金信托,时至今日,华润信托已成为国内"阳光私募"的根据地,旗下共有80多支"阳光私募"。

  在法庭上,三位四川投资者出示的《深国投・鑫鹏1期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书》显示,深国投・鑫鹏1期的投资顾问是陕西鑫鹏投资管理顾问公司
(下称"陕西鑫鹏"),而公司总裁阮杰先生是该投资理财团队的投资决策人和领导人,在全国举行的各大实盘操作大赛中取得8项冠军、2项亚军和6项季军。

  但事实上,深国投・鑫鹏1期成立之后的表现与投资者的期望相去甚远。

  2007年12月20日,深国投・鑫鹏1期正式成立,不过,四川投资者在庭审时出示的一份陕西鑫鹏2008年4月的"致歉信"当中,陕西鑫鹏用"生不逢时"描述该款阳光私募成立时所处的环境,由于恰值A股暴跌向下,深国投・鑫鹏1期从设立伊始净值便开始大幅缩水。

  当六个月的封闭期结束后,深国投・鑫鹏1期的净值已经从100跌至45.84,当时钟指到2008年11月20日时,深国投・鑫鹏1期的信托单位净值已经跌至31.72。

  不过,更糟糕的情况还在后面。

  2008年11月20日开始,受4万亿元投资的重大利好刺激,A股已普遍呈现复苏之态,沪深指数更是接连上攻。但在2008年11月20日至
2009年11月20日期间,深国投・鑫鹏1期的净值仅仅由31.72微涨至38.39,涨幅为21%,而同期,上证指数的涨幅达到了67%。

  在杨姓投资者看来,深国投・鑫鹏1期明显"踏空"了这一轮波澜壮阔的上涨行情。

  炒股比赛当中的蹊跷

  四川的三位投资者在法庭上几乎众口一词的表示,陕西鑫鹏的总裁阮杰就是深国投・鑫鹏1期的操盘手,而华润信托方面的代理律师并未对此加以否认。

  蹊跷的是,在该款阳光私募设立之初的一段时间,阮杰在由某四川媒体举办的实盘大赛当中战果辉煌,但是深国投・鑫鹏1期同期的表现却不尽如人意。

  2007年12月5日,由四川某媒体举办的"首届西部股王大赛"拉开战幕,
32位参赛选手持50万元现金实盘参战,阮杰亦位列其中,而该媒体对32位参赛选手的操作均做了跟踪报道。

  四川某媒体的报道显示,在"首届西部股王大赛"中,阮杰一开始出师并不利,2007年12月5日,他出手买入6.02万股华联控股(6.11,-0.32,-4.98%)并于12月10日卖出,第一役亏损了8300元。此后,阮杰在操作当中有赢有亏,先是在洛阳玻璃(6.71,0.01,0.15%)当中斩获了4.24万元,但很快在保税科技(10.45,0.16,1.55%)当中折戟,亏损1.39万元。

  不过,从12月20日开始,阮杰的操作逐渐走上"正轨",除了在星马股份与彬电国际上失手外,其余10次出手均实现"低买高卖"。

  在2007年12月20日至2008年1月18日期间,阮杰在"首届西部股王大赛"实盘操作当中收获颇丰,资产总值由52万元增加至70万元,但同期,深国投・鑫鹏1期第一次披露净值,由100跌至95.69,跌幅达到4.31%,表现不尽如人意。

  在法庭上,代理四川三位投资者的律师指出,对比四川某媒体的报道与华润信托提供的深国投・鑫鹏1期的操盘记录,可以发现阮杰2008年1月30日、1月31日在"首届西部股王大赛"当中的操作存在违规。

  2008年1月30日,彼时阮杰的资产总值仅为62.29万元,在32名参赛选手当中排名第6,四川某媒体披露的数据显示,当日,阮杰买入上实医药(21.23,-0.90,-4.07%)35900股,成本价为17.05元/股,次日,深国投・鑫鹏1期以17.31元/股的价格吃进上实医药55万股,占1月31日上实医药成交量的比重超过四分之一,而也是在1月31日,阮杰在"首届西部股王大赛"将上实医药以17.44元/股的价格悉数卖出。

  卖掉上实医药的同时,阮杰转身出击涪陵电力(10.85,0.52,5.03%)。四川某媒体的数据显示,1月31日,阮杰以9.24元/股的价格买入6.7119万股涪陵电力,四川上述媒体对阮杰的是次操作赞赏有加,因为"该股尾盘突然拉升,报收于9.41元"。巧合的是,深国投・鑫鹏1期亦是1月31日以9.4708元/股的价格买入了10.4万股涪陵电力,2月1日再次以9.76
元/的价格买入12.6万股涪陵电力,而另一厢,2月1日,阮杰在"首届西部股王大赛"当中以9.89元/股的价格将涪陵电力高位套现。

  在2月1日收市后,四川某媒体"首届西部股王大赛"终于落幕,凭借在涪陵电力上净赚4万元,阮杰的资产总值增至66.0573万元,最终离冠军仅差3000元,收获了该次实盘操作的亚军。不过,在他掌控下的深国投・鑫鹏1期,在涪陵电力的操作当中净亏7万余元。

  满仓操作、高买低卖

  《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第13条明确规定,信托合同应当载明信托计划的规模与期限,但四川的投资者表示,自己尚不知道深国投・鑫鹏1期的准确规模,只是根据华润信托方面提供给福田区法院的深国投・鑫鹏1期2008年1月2日至2008年10月31日的交易数据推测出,深国投・鑫鹏
1期设立之初时的规模为5754万元。

  而华润信托方面的代理律师在庭审时亦表示,最初成立之时的金额"接近6000万元"。

  深国投・鑫鹏1期的操作记录显示,深国投・鑫鹏1期在2008年1月2日至2008年10月31日期间的一个大特点便是满仓操作。粗略统计,在上述期间,深国投・鑫鹏1期账户上的资金余额有16次在1000元以下,最低时甚至只有58.89元,此外,快进快出的操作在操作记录当中多次出现。例如,2008年10月30日,深国投・鑫鹏1期斥资290余万元以4.16元/股的价格吃进70万股民生银行,次日,民生银行下跌,深国投・鑫鹏1期又以
4.06元/股的价格将民生银行悉数卖出。

  深国投・鑫鹏1期亦有过"高买低卖",这在日照港上表现尤为突出。

  深国投・鑫鹏1期的操作记录显示,2008年2月14日,深国投・鑫鹏1期以17.10元/股的价格购进32.38万股日照港,但在3月25日至4月2日期间以12.70元/股到13.68元/股的价格区间将其悉数"割肉",2008年5月21日,深国投・鑫鹏1期又在14.54元/股的高位再次购进6万股日照港,但不幸的是再次被套,不得已,深国投・鑫鹏1期在2008年5月27日至6月4日将日照港以13.6元/股到14.27元/股的价格区间悉数斩仓。

  满仓操作、高买低卖,相伴而生的是深国投・鑫鹏1期净值的持续下跌,四川的数位投资者在法庭上表示,由于华润信托在深国投・鑫鹏1期上面没有好的止损制度,以至于净值从100最多时跌至31.72。

  而华润信托出示的答辩书则称,深国投・鑫鹏1期没有约定进行整体止损,仅约定了投资单只证券的止损,事实上,华润信托2008年1月22日至
12月12日在发现风险后,向陕西鑫鹏公司出示了多达10份风险提示函,甚至在2008年1月30日向陕西鑫鹏公司发出止损提示――"根据逐日盯市发现,深国投・鑫鹏1期持有的宏达经编跌幅已达27.8%,该股票贵公司未设止损点,依据信托文件止损的相关规定,建议贵司尽快止损"。

  投资比例疑云

  "深国投・鑫鹏1期的投资仓位超出了合同约定的10%"――这是在法庭上,四川三位投资者极力证明华润信托的一个违规之处。

  他们的依据来自于,《深国投・鑫鹏1期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书》中明确规定,除非相关法律法规允许,投资于一家上市公司所发行的单一股票的投资额不得超过信托计划资产总值的10%(以成本与市价孰低法计)。

  虽然他们的信托合同是在2007年12月上旬才与华润信托签订,但事实上,早在2007年7月,银监会便废止了《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进一步加强信托投资公司监管的通知》。而在上述文件废止前,信托公司均严格遵守"1个集合信托计划持有1家上市公司股票最高不得超过该集合信托计划资产净值的10%"。

  2007年11月14日,华润信托在官方网站发布了《关于调整深国投证券投资类信托计划财产投资运用限制的公告》,上述公告称,将证券投资类信托计划中约定"除非相关法律法规允许,投资于一家上市公司所发行的单一股票的投资额不得超过信托计划资产总值的10%"的限制调整为"除非受托人允许,投资于一家上市公司所发行的单一股票的投资额不得超过信托计划资产总值的20%"。

  按照上述公告意思理解,深国投・鑫鹏1期对单一股票的投资限制应由10%上升到20%。

  不过,深国投・鑫鹏1期的操作记录显示深国投・鑫鹏1期的持仓情况远远超过了20%之限。以2009年7月22日为例,深国投・鑫鹏1期的总资产为965.8993万元,其中股票市值为910.5858万元,其中,持有上港集团(5.47,-0.10,-1.80%)的市值为230.0838万元,持有中信证券(28.53,-0.28,-0.97%)的市值为278.16万元,持有中国联通(6.86,0.05,0.73%)的市值为44.187万元,持有海通证券(17.29,0.17,0.99%)的市值为358.155万元。

  经粗略统计,截至2009年7月22日,深国投・鑫鹏1期在上港集团、中信证券、海通证券的投资额分别占信托计划资产总值的23.82%、28.80%、37.08%。而本报记者暂时未能从华润信托的官网得知股票投资限制是否由20%再次提高。

  "阮总正在国外,不方便接受采访。"2009年12月9日,陕西鑫鹏的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而同日,本报记者致电华润信托市场部副总经理蒙宇、信托一部副总经理刘辉,但二人表示暂时还不方便对四川投资者起诉华润信托一事置评。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