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7日星期二

【转贴公社】 晋煤外运通道雪天瘫痪

刚刚过去的这个星期,我国北部大部分地区遭遇到了一场历史罕见的大雪。这两天,虽然华北一带已经雪过天晴,阳光灿烂,然而冷空气东移南下,大雪又下到了南方大部地区,江苏、安徽、江西、湖北这两天还有大到暴雪。

  虽然,对很多持续干旱的地方来说,这场由北向南的大雪是久旱逢甘露,瑞雪兆丰年,但大雪也给公路运输制造了不少麻烦,尤其现在正值北方冬季采暖高峰。

  大雪给紧张的煤炭运输带来多大影响呢?我们的记者周羿翔就在大雪中,沿着山西的运煤专线进行了调查。

  大雪封路,运煤车被困加油站及露天停车场

  记者:"现在是11月11日的晚上6点半,我所在的位置是京大高速公路河北和山西交界处的一个收费站,现在的雪是越来越大了,我们看到我身后的收费站已经完全的关闭。"

  记者看到,由于11月11日下午大同开始下雪,京大高速公路山西段封闭,所有从北京、张家口方向过来的汽车和运煤车全部挡在了这个收费站的外面。收费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所有的车辆要想进入山西,只有掉头从109国道进入。

  记者:"今天下午什么时候封闭的?"

  京大高速公路晋冀界收费站工作人员:"从三点多吧。"

  记者:"以前这条路一直是运煤的主要通道吗?"

  京大高速公路晋冀界收费站工作人员:"对。"

  记者:"平时有多少辆运煤车从这里经过?"

  京大高速公路晋冀界收费站工作人员:"100多吧。"

  记者:"那我们要去大同怎么走?"

  京大高速公路晋冀界收费站工作人员:"去大同国道也能走。"

  记者:"只能走国道了?"

  京大高速公路晋冀界收费站工作人员:"对。"

  经过收费站批准,记者被允许从这条高速路驶往大同。此时高速公路上的积雪虽然被铲在路边,但路面已经结冰,汽车稍不注意就打滑。我们的车开得非常小心,不到100公里的路,记者的车开了两个多小时。

  记者:"现在是晚上8点,我们来到了山西省大同市的一个高速路口收费站,现在的雪还是比较大,地上已经铺了厚厚的一层雪。现在大同市所有的高速路口已经完全封闭,所有的运煤车必须走109国道。"

  记者立刻前往109国道,然而昔日繁忙的运煤道上没有发现一辆运煤车。那运煤车去哪里了呢?记者偶然在109国道与绕城高速交界的云冈收费站口,发现了一辆停在路边的运煤车。运煤司机非常的着急。

  运煤司机:"我正在着急上火呢。"

  记者:"怎么,国道能走吗?"

  运煤司机:"国道我根本都不走。"

  记者:"走不过是爬坡爬不上去是吧。"

  运煤司机:"是的,国道我是不走。"

  记者:"(是怕)根本就上不去?"

  运煤司机:"(太滑了)对。"

  11月12日凌晨,一场大雪如期降临大同。整个城市被大雪所覆盖,路面积雪厚度没及花坛,所有的汽车小心翼翼地行驶,城市交通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记者前往另外一条运煤主通道大塘线。然而公路两边,大量的运煤车都静静地停在加油站和露天停车场里。

  记者:"我看停了这么多车,全部都不能走了吗"

  运煤车老板:"路太滑了,没法走。"

  记者:"你觉得什么时候能走?"

  运煤车老板:"得两三天,这都是已经装好煤的,没法走,路太滑。"

  记者:"你知道大概停了多少车没法走?"

  运煤车老板:"这个车可多了。"

  记者:"车放在哪儿?"

  运煤车老板:"都在停车场,前面好几个停车场,没法停了,我们才停在加油站。"

  记者:"停几天对你们损失大吗?"

  运煤车老板:"那可不损失大,一天一个司机100块钱,你算嘛,三个司机一个车。"

  记者在一个停车场里,见到了运煤货车司机小唐。他正找了跟钢绳,让铲雪的推土机把他的大货车拉出来挪个地方。然而记者看到,在雪地里,连推土机都打滑,更别说这些大货车了。

  记者:"停了多少辆车在这儿?"

  运煤货车司机小唐:"四五十辆吧。"

  记者:"装防滑链能走吗?"

  运煤货车司机小唐:"大车没法装防滑链,一走就压断了。"

  记者:"这些司机去哪儿了?"

  运煤货车司机小唐:"司机都睡觉了。"

  记者:"我们在这个停车场里,看到这辆车的轮胎上,已经堆了厚厚的一层雪,说明这辆车放在这里,已经有一两天的时间了。"

  停车场里的司机们告诉记者,他们从陕西运煤过来,能够赶在大雪前来到市区的停车场,已经很幸运了。大量的司机可能还堵着运煤的路上。

  运煤货车司机:"这种天谁敢走啊。"

  记者:"你们还算运气好的。"

  运煤货车司机:"是啊,否则半路上都冻死了,还能回来啊。"

  山西省大同市交警支队副支队长薛世忠告诉记者,由于大雪影响,经过大同的运煤车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二还多。

  山西省大同市交警支队副支队长薛世忠:"车流量急剧减少,很少了,29号有600辆左右(运煤车),这几天最多有200辆左右。"

  困在风雪路上的司机遭受了怎样的磨难?

  我们刚才看到,由于雪大路滑,很多运煤车司机不得不把车放在停车场里等雪化了再走。实际上,和那些被风雪堵在了运煤路上的司机相比,我们见到的这些司机还算是幸运的。至少停车场里还能吃上口热饭,喝上口热水。

  没错,山西省交通部门统计,截至12日12时,山西全省道路因冰雪恶劣天气滞留的车辆达到6936辆,受阻车辆主要集中在国道307线娘子关段、薛公岭段,省道340线孝义段,省道313线岚县、兴县段,有近3万人被封堵无法通行。

  那么,困在风雪路上的司机又遭受了什么样的磨难?我们的记者立即前往堵车严重的忻州山区,来看看报道。

  11月13日,雪停了。记者沿着运煤车常走的国道208线,从大同出发,经朔州前往忻州。然而记者看到,平常车水马龙、拥堵着运煤车的国道
208线,如今却异常的畅通,基本见不到运煤车通行。逆着阳光,可以发现路面已经结了厚厚一层冰。偶尔有运煤车相遇,都异常小心地过车。经过近5个小时的行驶,记者由忻州前往位于吕梁山区的静乐县。这里路面上的积雪仍然很厚,从山上下来的运煤车都非常小心地碾过冰雪路面,防止打滑。一台推土机正在不断地将路面积雪往路边铲。就在进山的路上,记者正好碰到一辆大卡车轮胎打滑。一个人正在拿着铲子清除轮胎下的积雪。

  记者:"从陕西过来的车吗?"

  运煤车司机:"我还没往上走呢,就返回来了。"

  记者:"从哪儿过来的?"

  运煤车司机:"石家庄,河北,走到这里没动弹。"

  记者:"在这儿待了几天了?"

  运煤车司机:"在这儿待了4天了。"

  记者:"今天几点走了?"

  运煤车司机:"今天中午吧,太难走了。"

  这辆大卡车还没有山上,返回的时候就遇到这样难走的路,那山上的情况会怎样呢?果然记者越往山上走,停在路边不敢动弹的运煤卡车也越来越多。而山势也越来越险峻,而一辆运煤车接近50吨,这里成为了众多司机难以逾越的坎。

  记者:"这里是山西省忻州和静乐县交界的牛尾山的一个垭口,由于这里的山路特别滑,而且弯道也非常急,我们看到运货的大货车只能一辆一辆地往下走,非常地缓慢,车慢慢往下滑。"

  运煤车司机:"只有能前面那辆车下去才敢走,一辆一辆的走。"

  记者:"怕滑是吧?"

  运煤车司机:"怕滑。"

  这样的行车速度必然会造成后面的车越来越堵,再加上有的大卡车在路上发生抛锚等事故,更加减缓了车辆通过的速度。在一处陡峭的下坡路上,记者发现一辆车停在路边,司机正在紧张地进行维修。这是怎么回事呢?

  运煤车司机:"这车没油了,本来是应该有油的,现在一晚上没动啊,不打着(火)的话车就冻了,所以就把油给烧干了,前后又没有加油站,刚才在别人车上买了人家两小桶,100块,但还不够用呢。"

  记者:"那怎么办?"

  运煤车司机:"现在正在用省油泵打油,打不着再想办法呗。"

  记者:"打不着的话,今天又得在这里待一晚上。"

  运煤车司机:"没油了,那怎么着啊。"

  然而维修了快一个小时,他们始终没有把卡车发动起来。

  运煤车司机:"要不打电话让人家送油上来。"

  记者:"能送上来吗?"

  运煤车司机:"能送上来,但肯定价格很高,再高咱们也得走啊。"

  记者:"我看你现在很着急啊。"

  运煤车司机:"那能不着急吗,人家都走了,三四天都在这里。"

  记者继续往山顶上走,这些装满煤炭的大卡车已经组成了一条长龙,蜿蜒在大雪覆盖的山坡上。

  记者:"现在我们看到路上已经排满了从神木拉煤过来的大卡车,那么大卡车有多少呢,大家可以顺着我的手看一看,这些车已经延绵到了山顶上。"

  越往山顶上走,山路就越来越滑,很多大卡车都已经装上了防滑链,碾压在冰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突然一辆车因为侧滑,横在路中间。车上的司机们赶紧给卡车装上防滑链。

  记者:"怎么现在才装防滑链啊?"

  运煤车司机:"上面没事,路太硬就把防滑链给压断了。"

  记者:"这是新买的防滑链?"

  运煤车司机:"对,新买的。"

  等这辆车把防滑链装好后,后面的运煤车才开始缓慢前行。天色渐晚,气温越来越冷,运煤车前行险象环生。在山顶上,记者碰见了在寒风中正在维持交通的山西静乐县交警。他们要赶在天黑前告诫每一个司机,天黑之后千万别开车了。

  山西省静乐县交警大队副大队长姜引厚:"一冻,天暗了没有太阳了,就冻了,就变成冰了,冰化不了就不能走了,一点保障的安全都没有,我们要提醒司机注意,再也不能走了。"

  记者:"待会儿天黑你们都会在这里值守,让车不能再走了?"

  姜引厚:"对。"

  交警告诉记者,由于堵了四天四夜,现在司机情绪都比较急躁,再加上路上不时有车出现故障抛锚,如果着急超车,就更增加了危险性。但随着大雪停止,气温回升,离开静乐的运煤卡车也开始多了起来。

  姜引厚:"今天我们静乐境内估计今天走了80多辆车,还有500多辆车。"

  记者:"今天走了80多辆车,如果按照这个速度,这500多辆车要走多久才能走完?"

  姜引厚:"哎呀,估计要是明天比今天好些,昨天才走了十几辆车,今天走了80多辆车,进了一步,(堵车)逐步在小了。"

  运煤卡车司机在这山沟里被大雪困了3天3夜,在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司机们吃什么喝什么呢?

  记者:"你们吃什么呢?"

  运煤卡车司机:"路上买点桶装的方便面。"

  记者:"现在还有吃的吗?"

  运煤卡车司机:"现在还有交警队给的方便面。"

  记者:"现在的口粮还够吗?"

  运煤卡车司机:"没有了。"

  记者:"没吃的了,那现在怎么办?"

  运煤卡车司机:"等下山之后再说吧。"

  记者:"水够吗?"

  运煤卡车司机:"现在啥也没有了。"

  山西省静乐县位于运煤大通道忻黑线和康西路交汇口,从陕西神木、府谷以及内蒙古的运煤车,都会汇集这里前往太原,每天有数百辆运煤车在这条公路上行驶。然而静乐县丘陵起伏,沟壑纵横,再加上路面狭窄,这里平时就天天堵车。当11月11日暴雪来临的时候,500多辆卡车,上千名卡车司机就被困在了山路上,卡车轮胎都深深地埋在雪地里。由于大雪来得太突然,很多卡车司机都穿着单衣和普通薄皮鞋,在大雪里冻得瑟瑟发抖。卡车水箱结冰,一些司机不得不点着火堆,在车厢下烤。很多司机由于穿的是布鞋,为了防止雪水侵入和给脚取暖,甚至将塑料口袋套在脚上。

  "鞋都湿了,单鞋都湿了。"

  就在司机们近乎绝望的时候,当地县委县政府派出民政部门,带了300箱方便面,80箱矿泉水,600套棉衣,300件大衣和800双棉鞋,发放给受困的卡车司机。并派出了大型推土机铲除积雪。司机们终于有了棉衣棉鞋穿,有了热水喝。

  记者:"你们领到什么东西?"

  运煤司机:"领到了鞋,很好,太谢谢了,昨天买鞋都买不到,我们是山东的,去康家会(镇)太远了,我们走不过去,真是太谢谢了,雪中送炭啊,这是。"

  11月13日,当记者翻过山顶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大量的运煤车还堵在路上,他们还将在车上再度过一个寒夜。

  作为一条运煤大通道,这条路本身就非常窄,宽只有8米,平时只要有一辆车出故障,全路就会拥堵,面对这么大的雨雪,当然更是不堪重负,那么,这条路现在的情况如何?是不是已经恢复正常通车了呢?

  铁路运输是否受到大雪的影响?

  前面看到这些被大雪堵在路上三四天的司机,我真想跟他们说一声,辛苦啦,这个天在路上一定多注意安全。

  我们记者的调查截止到13日,实际上两天之后,也就是到了15日,紧接着强冷空气又袭击山西,当地又出现大雾天气,加上雪后道路结冰,想必这些司机们还得经历一段艰难。

  不知道,我们刚才走过的这些运煤通道现在畅通了没有?还有没有车堵在静乐的山路上?我们来连线山西省静乐县交警大队副大队长姜引厚:

  "现在静乐到忻州的道路通了吗?"

  姜引厚:"通了,全线畅通。"

  "大概还有多少车滞留在哪里?"

  姜引厚:"没有, 除一两辆坏了的,他自己在垮子是(路肩)上修理,路面上畅通无阻。"

  "还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到双向通行的情况?"

  姜引厚:"已经恢复了双向通行。"

  虽然目前道路状况已经改善了,但普降大雪加上供暖提前,对煤炭市场的影响还是挺明显的,比如在山西长治等地,5500大卡的动力煤坑口价每吨普遍上扬了20元以上,而像北方输煤大港秦皇岛港平均煤价比10月份每吨上涨30到40元。

  其实,山西省煤炭外销量中,公路只占了30%左右,铁路运输占了70%左右。公路运输被大雪卡了脖子,铁路运输又有没有受到大雪的影响呢?我们再来看看。

  11月12日,记者来到了大雪中的大同煤矿集团。在公司总调度室内,记者通过监控摄像头,看到大同煤矿集团的各个煤矿都在正常生产,屏幕显示当天产量达22.9万吨。公司生产技术部副部长杨存智告诉记者,大雪对煤矿生产影响不大。

  大同煤矿集团生产技术部副部长杨存智:"这场雪对我们井下的安全生产基本没有什么影响,稍微有一些影响的话,对地面上下班的交通运输,还有我们的煤炭运输主要是靠铁路,多多少少有一点影响。"

  记者:"这里是同煤集团口泉调度站,同煤集团大约三分之一的煤,都是从这里走向全国各地,我们看到,由于大雪的影响,我身旁这辆大同到秦皇岛的专用列车,还在这里静静地等待编组。"

  记者看到,调度站由于大雪覆盖铁路,返回煤矿的空车也少了,因此运出去的煤也减少。同煤集团口泉调度站站长贾新忠告诉记者,正常情况下这里可以装到750个车皮,这两天受天气影响减少了100个车皮,每天光这一个调度站大约少运输6500多吨。

  同煤集团口泉调度站站长贾新忠:"优先保证生产量大运输量大的矿的车皮运送,组织好装车,对一些产量不是太大的,我们就少送一点。"

  记者:"这里是大秦铁路(10.95,-0.03,-0.27%)湖东编组站,这里也是大秦铁路的龙头,作为中国唯一的重载列车的编组站,山西、陕西、内蒙古大部分的煤都是在这里装载之后,千万秦皇岛,满足华北地区和南方电煤的供应,那大雪对铁路是否有影响呢,我们在这里进行了调查。"

  记者找到大秦铁路湖东编组站站长郎公为的时候,他正带着职工清理铁路的道岔。他告诉记者,这是大秦铁路开通以来,第一次这么早地下这么大的雪。为了保证铁路正常运行,他们已经组织了400多人对道岔进行清理,基本达到了一人一组道岔。

  大秦铁路湖东编组站站长郎公为:"让大雪埋住以后呢,这条列车的发车进路就不能建立,我们必须保证每时每刻这中间不能卡东西,一卡了东西以后,进路建立不了,列车就开不出去。"

  在大秦铁路互动站的调度室内,一片忙碌,大量的空车和重车都在有序地发往煤矿和秦皇岛。郎公为告诉记者,到12日,大秦铁路的运量恢复正常,但受秦皇岛大风的影响,很多煤车拉去后,影响卸载。

  郎公为:"秦皇岛前期渤海湾的冰冻大风造成了卸车的影响,基本能达到100万吨以上,从大秦线集中修以来,最高运量是106万吨,我这儿大秦线是畅通的,就可以保证了南方各大电厂的用煤。"

  半小时观察: 应对极端天气需未雨绸缪

  一年前袭击南方的雨雪冰冻灾害,让我们还记忆犹新。一年之后,又一场历史罕见的雨雪由北至南降临到中东部大部分地区,不仅像石家庄这样的大城市冰雪围城,节目里我们看到,冰雪对至关重要的煤炭运输更是带来了重重困难。更具我们了解到的情况,即使是晴好天气,陕西的运煤通道也经常堵塞,更何况是冰雪交加,看来,如何保证煤炭大通道的畅通,恐怕得未雪绸缪,不能雪来了后才被动地面对,天灾无情,各种极端天气越来越频繁,对我们的应急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去年的雪灾和地震已经给我们发出了这样的警示,眼下还在持续的的大范围雨雪又再一次提醒着我们。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