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2日星期日

【转贴公社】 上海滩亿万富豪刘益谦:“我的工作就是赚钱”

他从100元到100亿,只花了19年,他被称为上海最富的人。
在上海中山南路268号中原广场1号楼24层,刘益谦说,'那些暴富机会其实都是露天金矿,谁都可以采摘'。
我的工作就是赚钱。股票要找有上升空间的,艺术品贵肯定是稀少的。买到的东西都在家里,没买到的,钱在口袋里。


成功学说,欲望是创造和拥有财富的源泉。
刘益谦信奉"机会永远是给有准备的人"。他对自己财富积累的感慨是"其实我就是比别人傻"。他说那些暴富机会其实都是"露天金矿",谁都可以采摘。
他位于南外滩新理益集团的办公室不失温情雅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书法大家于右任"坚忍耐烦"的书法挂幅,是刘益谦拍卖回来的得意之作。办公桌上摆放了多张与妻孩们的合影。正对着会客沙发的,则是他与父母的大幅照片。
在与记者对话中,刘益谦显得比较随性,回答问题大多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不过,他总是坐不住,时不时会去电脑边看两眼股市行情。或是一本正经地回复股民发来的咨询短信,并打趣说"我现在也有粉丝了"。


我的工作就是赚钱,但艺术品不是在我工作范围里面,只是我的爱好和欲望

记:昨天在上海美术馆的展览开幕是你和太太第一次如此高调的亮相吧。
刘:买了十几年艺术品,第一次在公开场合系统地把一个门类的艺术品进行展览。

记:你跟你太太收藏的艺术品有没有统计过,十年来大概花了多少钱,一共收藏了多少件?
刘:都没统计过。反正这么多年,买到的东西都在家里。没买到的,钱在口袋里,没必要去统计。
记:你们的藏品现在很多都市值不菲,有没有想过出手?
刘:一直还在买。我的工作就是赚钱,但艺术品不是在我工作范围里面,只是我的爱好和欲望。
欲望是对好东西的占有欲,爱好是感觉到买这些东西增加我对生活的理解,和看淡一些东西。不是说我要靠买卖艺术品来吃饭。
一般情况下,我没有想过,这个作品会赚多少钱。除非我今后经济不景气,做得不好了,那时候可能没办法要卖掉。
记:你太太曾经说,你的投资理念是,股票要买便宜的,艺术品要买贵的。
刘:这个话讲得不全面,带有误导性。股票便宜不涨有什么用啊,是要找有上升空间的,现在价值可能是被市场遗忘的股票,甚至是有一些客观因素,价值还没有被市场认同的。
艺术品么,贵与便宜主要是一个审美观的感觉。东西贵肯定是稀少的。


我当年买的所有东西,不是说要走什么关系才能买得到,而是铺天盖地的,股权转让都有的。买到最后你自己都怕,自己的观念是不是错了

记:今年在股权投资上有很多大的动作,特别是在增发方面,怎么考虑的?
刘:增发嘛,感觉有点差价就做做。
记:你在增发的时候,筹措资金是运用信托融资进行杠杆投资,为什么会想到用这种方式?
刘:条条大路通罗马,看走哪条捷径的问题,我愿意用这种方法做投资。
记:信托的风险如何控制,如果在信托计划期间内股票价格跌穿质押价格怎么办?
刘:信托只是利息高一点。不好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做投资么总是要做好这些准备的,会有现金补仓。
记:那么你今年选择的一些股票,是基于怎样的投资逻辑思路,特别是为什么看好金融地产股?
刘:你告诉我,不看好金融地产,应该看好什么呢。
记:消费行业现在是市场追逐的热点。
刘:是啊,现在最主要是用消费升级来拉动内需,而这其中,带动行业最大的就是房地产。
从国内的经济发展来说,房价在未来上涨是一定的。千万别去想房价会掉,而是应该想房价还要涨多少。
2007 年的时候,我们政府是运用加大交易成本来控制房地产市场的走势,最后这个市场的成交量就没有了。但是你看这一波,上海、北京、深圳房价早就超过2007年的高度了,但政府没有再采取这样的措施,为什么?这里面牵涉到消费的概念。不能让交易量缩小,而是让价格适度地涨得慢一点,所以政府采取了另一种方法,加大土地供应量,所以造成了很多公司抢地,出来了很多地王。东西少了才会抢,到处都是地谁会去抢。抢地的行为也可以看出未来房价的趋势。
金融那就更不用说了,银行本身是相对比较稳定的行业,估值比较低。
记:你被称为"法人股大王"。为什么在2000年的时候,大量地买入法人股?
刘:我可能比他们傻一点吧。你们认为我是刻意谦虚也好,认为我是有成就感存心这样说也好。事实上是这样的。我当年买的所有东西,不是说要走什么关系才能买得到,而是铺天盖地的,股权转让都有的。买到最后你自己都怕,自己的观念是不是错了。
记:当时存在很多未知性,怎么敢动用这么大笔资金去买?
刘:做投资总是要把风险控制在一定范围里面,而不要在乎短期比较大的浮盈。这个钱本来就是我的,又不是银行借款的,不流通就不流通,就放着呗,拿点红利也可以。
记:不影响其他投资的现金流?
刘:其他投资我最多就少做一点嘛,我也不可能把我所有的钱都压在里面,只是压了一部分在法人股里面。
记:会把自己资产的多少比例用在投资上?
刘:一个真正的投资者,并不在于他投资多少会造成风险,而是这个投资行为本身有没有风险。如果这个行为本身是存在风险的,投得再少也是有风险的。如果这个投资行为是风险可控的,就没有必要去关心他的投资占资产的多少比例。


我一接手,很多媒体质疑得比较厉害,认为我是做庄的。我当时跟他们说,你们过两个星期来看,如果我还在这个办公室,就说明不是我

记:在一级半市场混迹这么多年,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
刘:2003 年时候,当时我收购天茂没多少时间,二级市场股价就开始跳水,连续出现7个跌停板,在那个年代,庄家爆仓跳水也是资本市场的一道风景线。我一接手,很多媒体质疑得比较厉害,认为我是做庄的。那时候坐下来解释也没有用,他们不相信。我当时跟他们说,你们过两个星期来看,如果我还在这个办公室,就说明不是我。
记:怎么会想到收购天茂实业?
刘:也是顺其自然。在买法人股的过程中,接触了这家公司,公司的股东对我也比较认同,所以把股权转让给我。
记:之后你运用天茂药业收购了两家保险公司,又运用杠杆的手段控股了这两家公司。
刘:这是后话,事实上不是这样子。媒体只是用这样的噱头,感觉这个神乎其神的,用四两拨千斤的方法来做这个事。结果是这么个结果,但我的本意并不是如此。
天茂持有的两家保险公司的股权,特别是前面一家天平车险的股权,本身是在我新理益持有的,我把这块股权转让给我上市公司的时候,是天平车险已经进入到盈利期的时候。也就是说,我把天平这块赚钱的资产给了我的上市公司,如果不给它,是我新理益100%持有的。不存在我要用上市公司的平台持有保险的概念。
现在找我要向天平入股的人,基本上谈的是五六块钱一股,而我是1块钱给我上市公司的。天茂花了1.1个亿现金接受了这块股权,而天平车险现在一年利润就要几千万。
记:现在主要的工作重心会放在哪里?
刘:主要还是做投资。


我经常也想问,但一直也不好意思问。他们如果告诉我怎么算的,那我没事在家也可以计算一下,看看我到底有多少钱

记:你是个喜欢冒险的人吗?
刘:这是性格中的一部分,喜欢冒险,又比较谨慎。我是个胆子特别大的人,但这后面隐藏着我特别的谨慎,只是大家没看到,所以我到现在都没有遇到什么大的挫折。
记:很多人现在在投资上都会向巴菲特、彼得林奇等投资家看齐,你在投资方面有没有特别崇拜敬仰的人物?
刘:没有啊,这都是在作秀,都是初级阶段的盲目崇拜。不是说向他学习就一定能学成。
记:什么时候开始对财富产生强烈的渴求?
刘:从小就有。原来流露出来对财富的渴望是比较浮躁的,现在平淡中更有自信。
我发家比较简单,就是艰苦奋斗。除了父母、兄长等亲人给了我帮助外,我都靠得是自己,从来没靠过其他人,我这一生也不会靠什么人。
记:还记得,你赚到第一个亿时候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吗?
刘:那时候是比较忘乎所以的。那时候更关心数字的变化,现在我感觉比原来淡泊很多了,三十多岁时的刻薄,现在也少了一点。
记:有人说你是上海滩真正首富。
刘:他们都瞎说。
记:那你觉得福布斯给你算的财富对吗?
刘:我哪知道他们是怎么算的,从来没有一个人来找过我。我经常也想问,但一直也不好意思问。他们如果告诉我怎么算的,那我没事在家也可以计算一下,看看我到底有多少钱。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