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0日星期二

【转贴公社】 专访世维会主席热比娅·卡德尔

 
 

Sent to you by Ruan YiFeng via Google Reader:

 
 

via 德国之声新闻聚合 on 10/19/09

专访世维会主席热比娅·卡德尔
19.10.2009

Image 热比娅·卡德尔在德国之声

十月十六日,世界维吾尔大会主席热比娅·卡德尔访问了德国之声波恩总部,访问期间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她向德语媒体介绍了目前新疆的局势,并批评中国政府的高压政策只能导致当地民族矛盾的加剧。热比娅·卡德尔强调,维汉两个民族长期以来本来一直是和睦相处的,而共产党的政策却使两个民族间产生了越来越的猜忌和仇恨。访问期间,热比娅·卡德尔接受了德国之声记者达扬的专访。

德国之声:热比娅·卡德尔女士,七月新疆发生暴力事件至今,已经过去三个月了,中国官方宣称,当地局势已经恢复稳定。那么,您认为当地的局势是怎么样的呢?

热比娅:中国政府所谓当地局势已经恢复稳定的说法是完全没有根据的。在喀什,乌鲁木齐,阿克苏等城市,骚乱事件仍在不断发生,这些城市里几乎每天都有示威游行发生,每天都有示威者遭到逮捕。如果男子被逮捕,那么的妻子儿女会上街抗议,反过来,如果妇女被逮捕,他们的丈夫则会上街示威。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开始参加抗议活动。有一张妇女们拦截坦克的照片大家都看到了,总之,游行活动仍在频繁发生。中国政府向当地派遣了13万军队。这些士兵接到的命令就是镇压示威活动,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向示威者开枪。维吾尔人面对的并不仅仅局限于这些军队,而且很多汉族人也开始攻击维吾尔人。这完全是政府造成的,因为他们总是不断地展示那些伤亡汉人的图片和录像。当汉族民众看到这些同胞受伤害的图片,他们当然会很仇视维吾尔人,这种情况下,汉维两个民族间的和睦相处当然会受到很到影响。

七月骚乱发生以来,迄今已经有上万人遭到逮捕。逮捕他们并不是因为他们参加了示威活动,而是因为当局要保障十一庆典的安全。如果真的像中国政府所说的那样,局势已经恢复了稳定,那当局为什么还要封锁通讯渠道呢,为什么因特网,电话联络还不恢复呢?现在即便是在新疆境内要前往不同的城市,都需要申请出行许可。喀什等城市仍处于戒严状态,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能说局势已经恢复稳定了呢?

德国之声:您刚才谈到,新疆的通讯仍然受到管制。的确,我们采访新疆问题时,也确实很难打通当地的电话。我的疑问是,既然通讯受到严格管制,那您是怎么得到有关当地局势的可靠信息的呢?

热比娅·卡德尔:我们有多种获取信息的渠道。比如,有一些维吾尔仍可以在亚洲各国和新疆之间穿梭走动,他们是我们的一个消息来源。此外,很多汉族人也会向我们提供信息。一些七月事件的目击者现在已经前往国外,他们向我们讲述了当时的情景。当然,我们在当地也有我们的联络人。

德国之声:七月五日骚乱事件一发生,当地共产党领导人就立即表示,热比娅是这场暴力事件的幕后策划者。您对此有何感想?

热比娅·卡德尔:这完全是无中生有,我同这场事件毫无关系。这是中国政府的一贯做法,一有问题,总是将罪责推给境外。

德国之声:最近有六名维吾尔人被控参与骚乱而被判处死刑。您对此有何看法?

热比娅·卡德尔:这种判决有什么公正性可言呢?审理过程缺乏公信力,被告被剥夺了聘请辩护律师的权利。世界上那里有判处示威者死刑的先例?这里唯一一个应当被判刑的就是王乐泉。应当将王乐泉递解国际法庭进行审理,他是造成这一系列骚乱的罪魁祸首,并导致了大量维吾尔人和汉族人伤亡,王乐泉必须为此承担法律责任。当然,那些在北京遥控的官员也应当被追究责任。

德国之声: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王乐泉愿意为此承担责任的报道。不过,前一段时间,我倒是看到您的孩子和亲友在中国官方媒体上对您提出严厉的谴责,您看到这些报道时,心情是怎样的呢?

热比娅·卡德尔:我绝不会相信他们说的是真心话。共产党统治的基础就是谎言。他们总是逼迫老百姓说违心的话,比如政府问一名维吾尔人他是否感到幸福时,这名维吾尔人只能说自己非常幸福。我能原谅我的孩子说了那些攻击我的话,因为我知道他们是受了逼迫,受了刑罚。我的两个孩子目前仍在监狱中,因此,我相信他们除了说这些话,别无选择。世界上曾经存在过很多不可一世的专制政权,但从来没有哪一个专制政权曾经逼迫孩子对谴责辱骂自己的母亲,只有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德国之声:我们德国之声中文节目在此前预告了热比娅女士您来访的消息,并动员听众向您提出问题。他们提出了很多问题,但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只能选择一个,一位手机尾号为2654的听友问到维汉矛盾通过这次事件更加严重了,那热比娅还希望回到新疆去吗?

热比娅·卡德尔:不论局势如何,我都愿意回新疆。如果你问我,为什么愿意回新疆,我的答案是,只要中国政府合作,我是能够解决新疆问题的。维汉两个民族几十年来,一直能够和睦相处,现在怎么会突然变得相互充满仇恨了呢?这完全是共产党造成的。共产党政策造成的后果是,两个民族相互间充满了敌意,随时都可能向对方发动攻击。

德国之声:在西藏问题上,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明确表示,他不追求西藏独立,而是希望西藏能够获得真正的自治。那您在新疆问题上的具体目标是什么呢?

热比娅·卡德尔:的确,达赖喇嘛一直在为西藏获得名副其实的自治进行努力,但迄今为止,他的努力没有获得任何进展。我们所谓的自治只存在于纸上,从来没有享受过真正的自治。因此,如果我们要求获得自治,中国政府就会说,你们不是已经自治了嘛?他们仍会保持既往的做法,继续对维吾尔民族的消灭政策。联合国对每个民族自治自决的权利有明确的规定,中国政府也已经于1997年签署了相关的公约。因此,我们要求中国政府赋予我们自己管理自己的权利。当然,我们也很清楚中国的政治现实,所以,我们随时愿意就此问题同中国政府展开对话。我在中国担任官员时也曾经要求按照中国现行法律的规定,赋予我们真正的自治权利。但正是因为我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我被迫流亡海外,我的孩子被投入了监狱。

新疆的前景取决于我们同中国政府对话的结果。我坚信,中国政府总有一天会同我们开展对话的,因为,现在这种局面是不可能永远继续下去的,他们也不可能让所有维吾尔人屈服于这种统治。而维吾尔人获得和平,不仅对中亚各国关系重大,对西方国家也很重要,因为世界各个地区都是有相互关联的。因此,中国政府必须同我们开展对话,西方国家也应当支持我们的对话努力。总有一天,中国政府不得不同蒙古人,维吾尔人,西藏人谈他们的问题。因为他们的问题是确实存在的,中国政府不可能永远回避这些问题。

作者:达扬

责编:乐然




 
 

Things you can do from here: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