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30日星期二

【转贴公社】 公众质疑制动失效致郴州火车相撞说法

6月29日2时30分许,位于郴州城区中心的郴州市火车站。K9017次列车宛如脱缰野马一般飞驰而过,还没等正在站台上的车站工作人员回过神来,"轰"的一声巨响,K9017次列车已一头撞上了刚刚启动准备出站的K9063次列车。这次罕见的火车站内侧面冲突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63人受伤,其中重伤6人。

  对造成这次事故的原因,媒体与社会公众给予了高度关注。29日深夜赶到事故现场的国家安监总局副局长梁嘉琨说,今年是安全生产年,6月1日国务院刚刚召开了全国安全生产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全国正在开展安全生产执法、隐患排除与宣传教育三项活动。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了"6·29"事故,确实应该好好反思,吸取教训。

  在郴州市火车站列车时刻表上,记者看到表上清楚地标注着:K9063次列车的正点进站时间应为2时12分,出站时间为2时22分;K9017次列车进站时间为2时38分,出站时间为2时41分。

  也就是说,K9063次列车出站时间和K9017次进站时间整整相距16分钟,如果火车均为正常调度运行的话,这两列火车是不应该同时出现在郴州火车站的。

  郴州车务段一位工作人员否认了"调度失误"的说法。他说,列车晚点时有发生,有时也会提前到站,"只有出站时间不可能提前"。

  记者从K9017次列车一位乘务员处了解到,29日2时30分左右,K9017次列车经过郴州火车站时,他明显感觉到车速很快。

  在郴州市第四人民医院外科楼,K9017次列车的受伤乘客纷纷向记者反映,列车本应该29日2时38分停靠郴州站,2时41分离站,但是列车却没有片刻停留,而是呼啸而过,与K9063侧面相撞。

  受伤乘客吴慧玲告诉记者,火车在到郴州站之前,曾经在路上停了20多分钟,直到2时9分才启动,她当时还看了一下手表。但是没有想到,路过郴州站时,竟然没有停,且发生相撞事故。

  郴州火车站当班工作人员邓永红在接受调查笔录时称,当时她和同事正在站台上刚刚送走K9063次列车,大概就是一分钟左右,K9017次列车很快地开了过来。当时邓永红还以为这是一辆通过车,但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听到列车相撞的巨响。

  对"6·29"事故的原因,广州铁路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孙景在向安监总局的事故汇报会上有一个描述:

  6月29日2时31分,广铁集团公司广州机务段司机值乘的K9017客车在郴州段5道计划停车时,制动失效,挤坏118号道岔,以每小时55公里的速度冒进出站信号后,与3道正在开出的K9063次客车发生侧向冲突,造成K9063次机车脱轨,机后第一位车辆硬卧664136脱轨,K9017次本埠机车颠覆,被压跨下行线左侧民房,机后第一位、第二位、第三位、第四位车辆排车散架,第五位南头第一位台车脱轨,事故共造成死亡3人,其中旅客2人、居民1人,受伤63人。

  迄今为止,这个描述是铁路部门对事故调查情况比较完整的一次说明。

  但仍有不少公众对"制动失效"提出疑问。一些网民问,"制动失效"到底是信号出现问题还是列车的制动系统失灵?列车与车站有没有及时沟通?事故的发生是否与即将进行的列车时刻表调整有关?

  据相关人士透露,为保障列车安全行驶,铁路部门有严密的制度规定。如果是信号出了问题,列车司机起码应该知道停车的,车站还有车机联控也会呼叫司机的。如果是制动失灵,进站准备停车的列车在进站信号机外就应减压调速,如果制动失灵司机呼叫车站和车长,车站就应停止K9063次发车,并采取避险措施;运转车还应使用紧急制动阀停车。而一般干线机车都装有自动停车装置,机车收到地面发送的信息,一定时间内如果机车未减速就会自动放风制动,不强行解锁也不会冒进信号。还有,列车制动为什么会失灵呢?

  30日凌晨向安监总局的事故汇报会上,铁道部安监司司长陈兰华以"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之中,在会上没有办法多说",婉拒了新华社记者和同行的进一步采访要求。但陈兰华表示,一定会实事求是,彻查事故原因。

  我们相信并期待事故原因最终会大白于天下。同时,与期待最终的结果一样,我们同样期待一个透明、公开的调查过程,以及对这起事故的处理。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